恩雅就讀的學校是天主教教會學校。 學校有時會通知家長教會有辦慈善義賣的活動,希望家長們共鑲盛舉。 一般教會的義賣活動,都由志工出錢出力出時間來擺攤,教友們來消費,盈餘則歸教會或主辦的單位。

 

恩雅學校教會的禮堂相當寬敞,其中一面牆還是落地窗,所以採光相當的好。 我曾參加一個租這個禮堂教授瑜珈的課程。 這位瑜珈老師因為同時是Newcastle United 足球隊的瑜珈老師,所以課程相當熱門。教會的大禮堂同時可容納近五十個人同時做瑜珈。 今天的義賣,是由腎臟研究基金會發起。

image.jpeg

 

我們到達時,活動時間已過了一半,現場不忙也不擠。 其實我們有興趣的,就玩玩抽奬活動,看看舊童書和二手CD,手作蛋糕。

image.jpeg

由於是午餐時間,我們在旁邊的小廚房點了蔬菜湯和兩個司康(Scones). 在用餐區坐下來沒有多久,我身旁的中年太太身旁坐下了個老太太。 他們是母女。他們交談了一會,女兒用完餐離席去找小孩了。 恩雅爸開口「老太太,你是新堡哪裡人?」

《恩雅爸說,老太太有當地的腔,但是她的b音發得不一樣。他知道大概是哪一區的人,但是想確認一下。》

老太太的答案,符合恩雅爸的期待。她接著說,我的兒子曾是個腎臟病患,所以我移植了顆腎臟給他。

《然後,我停止了手中湯匙的動作,拉長耳朵聽她的故事。》

兒子接受了媽媽的腎臟後,只活了五年就走了。她說話速度非常快,臉上充滿笑意,輕舞飛揚的說著兒子接受母親的腎臟後,人生最後幾年的時光。 他最愛開著他的保時捷到海邊去晃,走前把車子賣了並賺了很多錢等等。老太太一臉輕鬆的說著兒子的過往,像在訴說著別人的故事般,我想,她的兒子大概走了好一陣子了吧。

 

我忍不住打量起坐我對面的這位老太太 - 一個只有一顆腎臟的母親。 老太太的兒子不喝酒,卻是個老菸槍。 腎臟的問題,靠著母親身上割捨下的一塊肉而生命得以延續。 肺的問題,則是無解。 走時,整個肺都是黑的。

 

健康無價!這位母親給孩子生命,又割了顆腎來延續他的命。如果,不好好照護自己的身體,擁有十台保時捷也毫無意義。這位母親深知腎臟疾病的苦,自己帶著女兒、外孫女來當義工,幫忙募款,希望更多的患者能有更多的資源和照護。

 

照片:恩雅吃完她的司空,坐下來做手工卡片。除了黏一堆亮片,她的屁股也黏很緊,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。

image.jpeg

image.jpeg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ymaule 的頭像
yymaule

莫言的天空

yymau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